陆振宇裴樱(陆振宇裴樱)全文免费阅读_陆振宇裴樱免费阅读:健康食材營養價值分享心得

時間:2024-07-04 11:15:24 作者:健康食材營養價值分享心得 熱度:健康食材營養價值分享心得
健康食材營養價值分享心得描述::精彩内容,你懂得如何看! 裴樱倒是不是害怕向以琛知道自己有一个女儿,只是她觉得,这是自己的私事,向以琛虽然是自己的上司,但是现在是下班的时间,所以她不必要和他有过多的交集而已。 可是向以琛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放她们离开,一下子就挡在了她们的面前:“裴助理要去哪?要是不介意的话,我送送你们怎么样?” 嘉嘉现在就被裴樱抱在怀里,她倒不是害怕向以琛的靠近,只不过是不习惯,不适应,但也是有几分好奇的,所以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在看着他。 向以琛大概很懂得运用自己得天独厚的外貌来迷惑人,他话虽然是对裴樱说的,但是眼睛却看向嘉嘉,他很懂得观察人的心理,他知道嘉嘉有些排斥陌生人的靠近。 所以他站的不远也不近,笑容恰到好处:“好不好啊?小妹妹?叔叔送你们?” 嘉嘉搂着裴樱的脖子,眨眨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点缀着,使得那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。 几乎在这一刻,向以琛就十分的肯定,这个小女孩和裴樱肯定有血缘关系,长得这样的像,尤其是这一双眼睛。 联想到裴樱曾经结过婚,前夫就是陆振宇,而陆振宇有个女儿,虽然从来没曝光过,但是向以琛还是能猜到,这个小女孩就是裴樱和陆振宇的女儿。 其实向以琛这么望着自己,嘉嘉觉得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他的笑容好,竟然让嘉嘉虽然迟缓,但是还是点头了:“裴阿姨……” 裴樱知道嘉嘉的这一句话代表的是什么意思。 她同意了,同意上向以琛的车! 还真的是不可思议,因为要知道嘉嘉对于陌生人,是十分的排斥的,但是她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接受向以琛的邀请。 裴樱对于嘉嘉的要求一向没有那个能力去拒绝的,所以现在也不能,在向以琛将车后座打开的时候,她抱着嘉嘉走过去:“向总,会不会太麻烦你了?” 估计裴樱现在还没和女儿相认,向以琛也顺着嘉嘉的话,并没有戳破这层关系。 裴樱抱着嘉嘉坐进去:“麻烦你了,向总。” 向以琛将安全带扣上,回过头:“裴助理何必这么客气。”他顿了顿,将车子驶出去:“想去哪?” 裴樱原本的意思是想带嘉嘉去吃点粥什么的,但是这会看着嘉嘉,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一闪一闪的,小嘴张了张,似乎有话要说。裴樱揉了揉她的小手:“嘉嘉想去哪里?想吃什么?” “我能吃薯条么?”大概在嘉嘉这个年纪的小孩子,对于薯条这种东西都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的。 裴樱觉得大晚上的,吃那种东西热量太高,对小孩子也不好,刚想说带她去吃别的东西的,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出来,向以琛就先她一步说话了:“当然可以了,向叔叔就带你去吃薯条。” “向总……”裴樱皱眉道。 嘉嘉极为的敏感,听到她这么说,灵动的大眼睛立刻看向她:“裴阿姨,不可以么?” 面对嘉嘉的眼神,裴樱无法狠下心来拒绝,她竟然就点了头:“可以。” “太好了。”嘉嘉小脸上的笑容加深了。 而裴樱见到她脸上天真的笑容,真的希望自己能永远都见到她这样的笑容,无忧无虑的,是发自内心的,真心的。 这才是一个小孩子所应该有的生活。 而现在的嘉嘉,在何明芯面前,活的实在是太过于小心翼翼了,她不过才四岁,可是却懂事的让人心疼,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。 裴樱有时候甚至在想,她希望嘉嘉能是任性些,可以偶尔耍耍小脾气的,但是也不希望嘉嘉这么的懂事,这么的让人心疼。 向以琛将车开到了万达广场,这里面麦当劳和肯德基什么都有。 将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之后,向以琛还将嘉嘉抱出来,指着开在两边的麦当劳和肯德基:“嘉嘉,你想去哪一家?” “向叔叔,哪家好吃?” 原来嘉嘉从没来过这种地方,也怪不得她会这么的想要过来,她大概是从小朋友的嘴里听说的话,可是,谁有空带她过来呢? 陆振宇太忙,何明芯无暇顾及到她。 “向叔叔觉得哪家都好吃,要不我们今天先去麦当劳,改天向叔叔再带你去肯德基?”向以琛很有耐心的弯下腰,和嘉嘉的眼神平衡。 “可以么?”嘉嘉问的小心翼翼。 “可以。”这会回答的是裴樱,她搂着嘉嘉小小的身体:“下次我多带你出来好不好?” “好。”嘉嘉主动握住她的手。 向以琛看着这母子俩,俊逸的嘴角弯了弯:“走吧。” 在麦当劳吃了薯条和汉堡,这是嘉嘉一直以来最想要吃的东西,今天都实现了,她未必见得吃的很多,但是她很开心,因为她吃过了这东西了,当别的小朋友再说起来的时候,她不再是一片茫然的了。 今天下课到现在,嘉嘉跟着裴樱去了太多的地方了,大概累了,所以回去的路上都睡着了。 还是向以琛送她们到陆家的,嘉嘉就躺在裴樱的怀里,睡的很香。 而裴樱则脱下了身上的大衣盖在她的身上,眼神专注而温柔的看着她,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小脸。 裴樱或许并不知道,她此刻的身上,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,这种光辉让她整个人都变得那么摄人心魄,让人完全移不开眸光。 向以琛从车前面的镜子,无意中发现的时候,就再也移不开眸光了。 裴樱往窗外看了一眼,发现异样“向总,您似乎走错了。” 陆家,和陆振宇结婚后,她在那里住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尽管四年不曾回来过,但是她对于那里的路,清楚的很。 向以琛回过神来,轻咳了一声,往窗外看去:“是走错了。” 他立刻调转了车头,往陆家开去。 裴樱之前就拿过李嫂的电话,所以在差不多到陆家的时候,她就给李嫂打了电话,让她准备好到门口来接嘉嘉。 到了陆家门口,远远就看到李嫂站在门口了,车子停下来,裴樱抱着熟睡着的嘉嘉下车,李嫂连忙走上前,小心翼翼的从裴樱的怀里接过嘉嘉。 “谢谢你,李嫂。”裴樱笑道。 “哪里的话,裴小姐您客气了。”李嫂笑道,低头看了嘉嘉一眼:“裴小姐这件衣服是您的吧,我给您吧,这天气实在是太冷了。” 外套给了嘉嘉,现在裴樱身上就一件毛衣。 裴樱按住李嫂:“不用了,李嫂,这里离那还有一段距离,让嘉嘉裹着回去吧,我怕她着凉,我没关系的。” 李嫂看到停在旁边的车,想到她马上就上车了,点点头:“那好吧,裴小姐,我们进去了,您也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 “好。”裴樱站在原地一直看李嫂将嘉嘉抱回去之后,她才转身上了车。 “向总,到下面随便找个公交站放我下来吧。”裴樱轻声道。 “裴樱,我送你回去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” 没想到他突然换了称呼,裴樱怔了一下:“太麻烦您了。” 向以琛嗤笑:“我说我乐意你相信么?好了,告诉我,你家在哪里,我送你回去。” 听到他这么说,裴樱也不再坚持,将家里的地址告诉了他。 向以琛听到地址,怔了一下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那一片是这座城市的老城区,那里的房子也许租金便宜,但是却人龙混杂,什么人都有,裴樱这样一个女孩子住在哪?实在太危险。 裴樱见他沉默,以为他不知道地址:“向总,您是不是不知道怎么走?我可以……” “我知道。”向以琛回过头看了她一眼,这一眼,完全不像是平常那种眸光,他在很认真的看她,似乎又带着某一种情绪。 这种情绪,说实在的,裴樱看不懂。 在她想转过头,躲过他这样的眸光的时候,他却出声了:“你一直住在哪里?” “住了一个月了。”裴樱怔了怔道。 “嘉嘉明明是你的女儿,为什么不将事实告诉她?你打算让她一直都这么叫你?”向以琛声音低沉。 裴樱觉得这是自己的私事,没有必要和向以琛说,尽管她知道他只是出于好奇,随口一说,说不定还带着一些同情心的,他是没有丝毫的恶意的。 可是裴樱还是不喜欢,她不需要同情心,不需要别人的好奇心。 “向总,这是我自己的私事。” 她希望他明白,他们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,下了班之后,就没有任何除了工作上的其他交集的。 裴樱不是傻子,这好几次的相处,她知道向以琛对自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兴趣。 第30章 兴趣 但是裴樱也很清楚,向以琛对自己的兴趣,就是单纯的男人对女人的一种兴趣而已,而这种兴趣能维持多久,对于向以琛这种花花公子来说,可想而知。 对于她这么剧烈的排斥,向以琛先是怔愣了一下,随即将车子停在了一边,他一手靠在方向盘处,身体侧转过来看她:“我不过随口一问,你怎么好像反应很剧烈?裴樱,你在怕什么?” 裴樱转过头:“向总看错了,我没有在怕什么。” 向以琛嗤笑:“真的?” “裴樱,我承认我对你有兴趣,而且,还挺有兴趣的……”向以琛顿了顿,魅惑的嘴角自始至终都挂着笑:“不然,我也不会三番四次的出现在你的面前,你以为你为什么能留在向氏,为什么在进入新公司的第一天就能越过那么多人,成为我的助理?我还要花这么多心思去对一个助理好?我做这么多,就是因为我对你有兴趣,不是因为我对你的兴趣,你根本得不到这份工作,现在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了,是不是要选择放弃这份工作?不然的话,你就要忍受我对你的兴趣,但有一点,我从来不喜欢强迫女人,哪怕我对你再有兴趣,我也不会强迫你和我上了床。” 确实,像是向以琛这样的男人,他有的是资本,他还不屑于用这种强迫的手段,自然有大把的女人前赴后继的出现在他的身边。 向以琛将话挑明白了来说,他承认他对她的强烈兴趣,甚至告诉她,留在他身边工作,就得忍受他对她的兴趣,不然就离开。 裴樱深知自己离开了向氏,她找不到更好的工作,她要生存,她要努力的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,所以她必须要有一份好的工作。 向以琛点着了一根烟,桃花眼睨向她:“怎么样?明天是不是要向人事部那里地上辞呈?” 裴樱回视他,微笑:“向总没有主动辞退我,我都会是向氏的员工。” 人只有在经历了某些事情之后,才会知道有些东西,必须要丢弃了才能拥有另一些她想要的。 她是靠着向以琛对自己的那一点兴趣才能留在向氏的,以前的自己会很不屑,现在的她,坦然接受。 向以琛听到她所说的,靠近了些,身上带着烟味,让裴樱重重的咳嗽了一下。他却盯着她的眼睛在看,微笑:“裴樱,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人,当然,你是心甘情愿成为的。” 裴樱将窗户打开,声音平静:“成为向总的情人么?” 向以琛扬声笑,将烟头捻灭了扔在了车窗外,然后重新发动车子。 “有没有想过要将嘉嘉带回到自己的身边抚养?” 裴樱低下头,怎么没想过?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。 “想,就去夺回女儿的抚养权,怎么能忍受她口口声声的叫着别人做妈妈,叫你做阿姨?” 裴樱的心又被刺了一下,每当嘉嘉这么叫自己的时候,她就是这种感觉,她不想听她叫她阿姨,可是却知道现在的自己,还没有那个能力和陆振宇对抗。 如果将他激怒的话,或许自己什么都不剩,就连见嘉嘉一面都会变得很困难。 裴樱抿着唇不说话,眼看着车子驶进了一条小巷子,她指着前面:“我在那里停下来就行了。” 向以琛却没有停下车来,而是一直往里面走去,越往里面,巷子就越窄。 “向总,等一下你很难转出去的。” “这么不相信我的开车技术?”向以琛挑了挑眉:“你家在哪?” “那里。”裴樱指着一动砖红色的老旧房子,大概这里一整层都是出租的,里面没有电梯,楼道处的灯光十分的昏暗。 向以琛估计这一栋房子,至少有五十年的房龄了。 车子停下来,裴樱解开安全带:“向总,谢谢你送我回家,你早些回去休息吧。” 向以琛却开了车门,靠在车上,看着她往里面走去。 裴樱租的房子在四楼,上了楼,她走到楼道的窗口往下一看,向以琛还在那里,他微微的抬起头,勾着嘴角,桀骜不驯的模样,扬起手掌在和她打招呼。 裴樱牵动唇角,扯了一个很浅,但是却很真心的笑容。她转身拿了钥匙开门,走进了自己的小房子。 开了灯,在房子里面的窗户往下去,向以琛刚刚矮身坐进车里,开车离去。 裴樱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,这是她出狱以来,除了杨莱和顾亦辰之外,第一个对她好的人,虽然他的好是带着其他的目的的,但是她还是有些感激。 她以为没有人再愿意这么对自己了。 …… 陆家。 李嫂抱着嘉嘉进来,刚想将她抱到楼上房间去的时候,转身看到了陆振宇站在窗边。 她吓了一跳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:“陆先生。” 他刚刚一直都站在窗边往外看么? 他在看什么? 陆振宇向她走来,李嫂笑了笑:“嘉嘉小姐睡着了。” 她看到陆振宇一直在盯着盖在嘉嘉身上的衣服看,便又道:“这是裴小姐的衣服,她担心嘉嘉小姐着凉,所以披在她身上的。” “嗯。”陆振宇将手中的酒杯递给她,然后伸手过来将嘉嘉抱住,往楼上去。 嘉嘉睡的香,不知道在做梦梦到了些什么,小小的一张脸全是笑容:“叔叔,你下次还带我去吃肯德基……” 在嘉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李嫂清楚的看到陆振宇的脸色降到了冰点,觉得太阳穴在隐隐发疼。 嘉嘉梦里所说的叔叔应该就是刚刚送她们母女俩回来的男人吧。 陆振宇将嘉嘉抱在怀里,却从她身上扯过了裴樱的外套,扔在地上。 李嫂望着他抱着嘉嘉上楼去的身影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等到他们父女俩的身影都消失了,她才从地上捡起来裴樱的外套。 李嫂摇头叹息,觉得陆先生的脾气越来越难琢磨了,阴晴不定的,刚刚不是还一直盯着裴小姐的外套么? 一下子竟然就从嘉嘉的身上扯过这外套扔在地上了,真是不可思议。 李嫂拿着这外套,准备放好,找个时间再来还给裴樱。 陆振宇抱着嘉嘉回到她的房间,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她的小床上,她含着手指,一挨着床就翻转了身体,硬是要趴着睡觉才行。 这是她从小到大的坏习惯,无论怎么纠正都没有用,她就是喜欢这么睡。 睡觉的习惯和样子,完全遗传了裴樱。 陆振宇坐在床边,大手伸过去将她小脸上的头发往脸颊处拨过去,帮她盖上被子。看着她白净漂亮的小脸时,他一时出了神,其实她和裴樱长得这样的相似,特别是那一双眼睛,水汪汪,黑白分明,看着人的时候,好像要融入这个人的心里面。 觉察到自己似乎一直在想着裴樱,陆振宇的脸色更加冷了,他一定是累了,所以在胡思乱想,用力的捏了捏眉心,他关了房间的灯,只留下一盏小小的灯,然后离开了嘉嘉的房间。 李嫂在门外等着:“陆先生,嘉嘉小姐她……” “她睡着了,你也下去休息吧。”陆振宇注意到她手腕上挂着的外套,看了一眼便离开。 李嫂总觉得他在看自己手上的外套时,带着别样的情绪。 大概是因为他恨裴樱吧…… 陆振宇直接到了书房去,修长白皙的手指来到了领结处,松开了领带,解下来,随意的扔在了书桌上,又将洁白色的衬衣上面的两个扣子给解开了,靠在了椅子上。 他本来想闭着眼睛休息一会的,没想到眼睛刚刚阖上,眼前就出现了昨天晚上裴樱的模样。 梨花带泪…… 陆振宇猛地睁开眼睛,嘴角冷嗤了一下,这四个字,并不适合用在她的身上吧?那种女人,怎么能配得上这四个字? 陆振宇现在觉得有些烦躁的感觉,他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?他觉得自己的内心一向强大,已经很少能被任何事打动心绪了,可是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? 还有昨天晚上,自己也失控了。 而两天的异样,都是因为见到了裴樱。 这个女人,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影响?陆振宇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的! 他闭了闭眼,调整了一下情绪,然后站起来从书架上拿下来一本书,书本拿下来的时候力气过大,所以将书架上很多书都弄倒在地上了。 随着书本的跌落,地上竟然出现了很多张的照片。 陆振宇的眸光在这一瞬间定格了一般,他蹲下来,将地上的照片捡起来。 “绍庭,和我一起拍一张照片,你笑一下。” 第31章 忌日 裴樱这样要求的结果当然是遭到了陆振宇的拒绝,他会不耐烦的将她推离自己的身边,总觉得她无所事事,所以才会整天出现在他的面前,所以才会整天粘着他。 而他不喜欢她总是出现在他的面前。 他每一次看到她,总是觉得心里无比的烦躁。 看到她,他就会想到她的父母,想到她的父母,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了自己已经逝去了的父母。 很多的时候,裴樱其实明明知道他心里对她的排斥,但是他不明白的是,她就算知道了,面对他的冷淡,她也只是失落一下子,很快就会恢复过来,很快就会又像是从前那样时刻出现在他的面前。 陆振宇欣赏的是独立自主,聪明,识大体,落落大方的女人,而裴樱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女人,她刁蛮而任性,性子从来都不讨喜。 而何明芯刚好是属于他所欣赏的那一种女人,所以他才会在最初的时候选择和她在一起,她确实聪明,也确实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,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,他不能担保自己会不会爱上何明芯,但起码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境地。 何明芯不是个好女人,他也不是个好男人,或许这样的他们,才是最适合在一起的。 所以就像是现在这样,无论私底下他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,起码在外人看来,他们就是金童玉女,天造地设额一对。 而要是今天,他身边的那个依旧是裴樱的话,他敢保证,裴樱和他做不到这样的效果。 陆振宇将地上的照片一张张的捡起来,再一张张的看了下,有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了字。 是裴樱的字: ——绍庭,你总是很忙很忙,有时候好久都没有能看到你一面,回来也总是待在书房里,都没时间好好的看我一下,我就把照片放在你的书上夹着,这样你以后翻开书本的时候,就能看到我了。 陆振宇久久的凝着这照片后面的字来发呆,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。 真是蠢得可以,怎么会想到将照片放在他的书上,这些书有很多都是他父亲留下来的,他父亲爱看的,他不一定爱看,留下来就只是为了有个纪念而已,所以四年多了,他还不是到了今天才发现这书里面有照片。 今天要不是他不小心将这些书本碰倒了,他想他永远也不会发现这些书本里面还有照片的。 将地上的照片捡起来,放在桌上,他意识到自己看了许久,便打开抽屉,将照片一把塞进了里面最深处。 陆振宇将抽屉合上来,靠在椅子背上,觉得今天的自己实在是太过于反常,他不会再让自己这样。 怡心养老院。 周末,裴樱过来陪裴老太太,买了很多她喜欢吃的东西。 裴老太太看着皱眉道:“念念,下次过来不要买这么多东西了,我一个老人家吃不了这么多东西的。” “吃不下就放在冰箱里,到时候你想吃的时候去拿就可以了。”裴樱说着将东西都放进了冰箱里。 刚刚从监狱里出来过来看望过一次裴老太太之后,她之后过来,老太太都不见她,说是喜欢安静,其实裴樱明白她对自己始终是有疙瘩的。 当初要不是因为她执意要嫁给陆振宇,也不会造成后面的结果,引狼入室的后果就是让整个裴家都毁在自己的手上。 “奶奶,你在这里过的好不好?”裴樱将裴老太太推着出去散步,外面很冷了,她在她的腿上放了一张毯子来保暖。 “好不好都是这样过,反正也在这里过了四年了,也剩下不了几年就要去见你父母了。”老太太喃喃道。 “奶奶……”裴樱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别说这种话。” “这是迟早的事情。”老太太拍着她的手背轻声道,她活到了这个岁数,已经很坦然的面对这些事了:“经历了这么多,你也看开点,我希望你能明白现在对于你来说,什么才是最重要的,千万不要再去执迷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人事物。” 裴老太太话里的意思裴樱又怎么会不懂,她担心在四年后的今天,她心里依旧放不下陆振宇,还会为了他去做尽傻事。 “奶奶,我知道的,我不会了……”裴樱深深的呼吸,她要是还没明白过来,她就真的是太傻了。 “爱的反面就是恨,你曾经爱极了陆振宇,后面裴陆两家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,只能说是因果报应吧,当初你父母欠陆家的,陆振宇讨回来了,而你不小心将陆老太太撞死,也赔上了四年青春,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,有因就有果,什么都到此为止吧,再纠缠下去也没有丝毫的作用,所以我希望你看开点,别让四年前的悲剧再一次发生,最重要的是要明白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裴老太太这些天不见裴樱,就是想看看四年后的她,到底变成了什么样。 要她还是四年前的那个不谙世事的女孩的话,还没真的懂得什么对自己才是对重要的话,那她就真的不用再见她了。 所幸,她并没有让自己失望,四年后的今天,很多事情她到底是已经看开了,也学会放下来了。 “奶奶,我已经看开了,现在我就想多些和嘉嘉待在一块就行了,别的我真的不去想了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老太太颇为的欣慰,沉默了一会,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事,出声道:“明天是陆老太太的祭日,你去看看她去吧。” “她曾经也挺疼爱你的,当初会冲出来,一来是想保全她孙子的性命,二来其实是因为她懂得陆振宇当时在你的心里位置有多重要,你当时要是将他撞死了,你自己也不会活下来,嘉嘉就会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,所以去看看她吧……”老太太叹息道。 经历了这么多,是该从中得到一些道理,裴樱害的陆老太太丧命,赔上自己的四年,而陆老太太则用自己的一条命,换来三个人的活法。 “好。”裴樱低声道。 现在的老太太喜欢安静,陪着老太太一会后,她就说要休息了,也不让她在身边看着她休息,就将她打发走了。 裴樱离开养老院的时候,心里多少有些悲伤,嘉嘉和奶奶现在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了,现在嘉嘉还在陆家,甚至还不知道她就是她的妈妈,而奶奶则在这个养老院里度日。 她甚至不太想见她,可能就是想要和过去做一个道别吧。 现在的裴老太太认为,过去的就过去了,何必要再耿耿于怀那些事,她觉得她在养老院待得挺好的,所以只想安安静静的在这里过生活。 至于裴樱提出来想要将她接出来和自己一块生活的提议,一说出来她就拒绝了。 她说自己已经和外面隔绝了这么久,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不会再强迫自己去习惯外面的生活。 其实从监狱里面出来,她首先应该先去看陆老太太的。 那个慈祥很疼爱她,最后却被她亲手害死的老太太。 她小时候叫她陆奶奶,后来嫁给陆振宇之后,她还是改不了,她就拍着她的手背道:“现在你是绍庭的媳妇了,你该改口叫我奶奶了。” 绍庭的媳妇…… 她当时听了觉得多么好听的五个字,连她自己都还在稀里糊涂的时候,那位老太太却先承认了她的身份,说她就是陆振宇的妻子。 陆振宇是她从不光彩的手段得来的,这在整个北城几乎是人人得知的事情,他们都在背后说她不要脸。 连一向疼爱她的父亲也打了她一巴掌。 她那时候爱陆振宇简直已经到了痴狂的地步,为了能和他在一起,她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事都能做。 所以不怪别人在背后那么的议论她,也不怪别人看轻她,她自己都要看清自己了。 可陆老太太却一如既往的对她慈爱的微笑,甚至是第一个承认她身份的人。 她说过要好好的爱那个老太太的,可是后来却亲手了结了她的生命。 裴樱觉得自己该死,她在里面四年,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这件事,甚至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。 她这么愧疚她,以至于后来她出来,她都没有任何的勇气去看望她。 明天是她的忌日,奶奶说的对,她该去看看她。 愧疚也好,什么都好,她都应该学会去面对了,不然,她要怎么继续她接下来的生活? 老太太生前最喜欢兰花,裴樱离开养老院,去了一家花店,挑了一些兰花回到家里自己做成花束。 明天既然是陆老太太的忌日,裴樱想来陆振宇必定会放下手上所有的工作过来陪陪老太太的。 毕竟,陆振宇是老太太抚养长大的,他们祖孙两的感情很好。 陆振宇在裴樱的眼里是个没有感情的人,对任何人都冷冰冰的,可是他在面对着陆老太太的时候,却完全不一样。 他只有在面对着陆老太太的时候,才有生命,有感情,像是一个正常人。相关Tags:生命女孩喜欢
站長聲明:以上關於【陆振宇裴樱(陆振宇裴樱)全文免费阅读_陆振宇裴樱免费阅读-健康食材營養價值分享心得】的內容是由各互聯網用戶貢獻並自行上傳的,我們新聞網站並不擁有所有權的故也不會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您發現具有涉嫌版權及其它版權的內容,歡迎發送至:1@qq.com 進行相關的舉報,本站人員會在2~3個工作日內親自聯繫您,一經查實我們將立刻刪除相關的涉嫌侵權內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