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娴顾司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娴顾司洲(姜娴顾司洲)全文阅读:體育活動

時間:2024-01-17 21:59:12 作者:體育活動 熱度:體育活動
體育活動描述::精彩内容,你懂得如何看! 顾家人知道吗? 话没问出口她便知道了答案。 顾家人肯定不知道,否则早就炸开锅了。 顾凌云目光危险地打量着她,似乎在衡量怎么才能堵住她的嘴,让她不要走漏风声。 姜娴却根本没想搀和他们家的事,眼前这张和顾司洲有七分相似的脸,已经足以让她将这段时间所有的绝望再次遍尝。 她心痛得厉害,几乎不敢看他的眉眼。 “抱歉,打扰你了。”姜娴稳住心神,尽量平静地开口,“我有东西落在你这里,想过来找一下。找到我立马就走。” 虽然她竭力压抑着,顾凌云还是捕捉到了她眼底的痛楚。 不声不响的,很深。2 他眯了下眸子,想起了什么,从衣服里捞出一枚玉扣,“你是来找它的?” 姜娴脸色变了变,这男人怎么把自己的东西堂而皇之地挂在脖子上? “那天晚上,是你在照顾我?”顾凌云追问。 姜娴不想和他纠缠:“是我。” “原来是你。” 那天晚上他就已经有了些微弱的意识,感觉到了一个女人在帮他擦洗身体,温柔又细致,而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也勾着他的鼻息,让他怎么都想醒过来,看看她是谁。 “请二少把我的东西还给我。”姜娴道。 “被我捡到,就是我的了。”顾凌云有意想逗逗她,门外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发动机引擎的声音。 他朝外看去,眸色一沉,大哥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? 顾凌云权衡再三,重新躺回床上,在姜娴古怪的注视下,低声威胁道:“想拿回你的东西,ⓈⓌⓏⓁ就配合我,不该说的话不要说!” 顾司洲的脚步声近在咫尺,顾凌云闭上了眼睛。 姜娴懒得去管他们兄弟二人之间有什么豪门恩怨,她只想拿回妈妈的遗物。 既然顾凌云装病,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。 她上前,从顾凌云贴身的衣服里掏她的平安扣。 她笃信顾凌云不敢在这时候反抗,却在手刚伸进男人衣服里时,听到门外暴怒的厉喝,卷着霜雪扑面而来:“姜娴,你在做什么?!” 姜娴听到这道嗓音,身子狠狠一颤,手里的平安扣没拿稳,又掉回了顾凌云衣服里。 她气恼,刚想再去拿,手腕却忽地被人攥住,力气大得她几乎能听见骨骼摩擦的声响。 姜娴吃痛的皱眉,抬头就对上顾司洲暴怒的脸,他冷笑道:“你还真是逮着一点机会就要往顾凌云这跑。你妈知道你在她头七那天烧完纸就来搞男人吗?” 姜娴本不想和他争辩,奈何他每个字都踩在她最痛地方,“你给我闭嘴,你不配提我妈!” “你是真这么缺人爱,还是这个残废就让你这么回味无穷?” 姜娴下意识朝顾凌云的病床上瞥了一眼,一想到这人其实是清醒的,这番话会被他听见,她就觉得非常羞耻。 “顾司洲,你嘴上积点德!” 姜娴挣开了他的钳制,反手就是一巴掌。 “啪”的一声,清脆响亮。 “你要是还有一丁点残存的良心,就不要在出现在我面前,也不要再去打扰我的家人!” 第十章 伸手去接她,摸到了一手的血 男人被她一巴掌打得偏过头去,又听到她这番话,眼底缓缓聚起风暴,“姜——娴——” 顾司洲一字一顿地咬着她的名字,少顷,却又冷冷勾了下唇。 “装得真像,如果不是我太清楚姜家人的嘴脸,几乎都要被你骗过去了。”他道,“姜娴,你应该是巴不得我把「你妈因我而死」这件事铭记在心吧。” 说着,顾司洲掏出手机,点开一条语音,利刃般的目光把姜娴活活钉死在了原地。 “顾、顾总……小娴母亲的事情,已经无法挽回了……但你能不能看在这个份上,帮帮姜辰?西地那个工程招标的事,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……他实在是走投无路了……” 姜娴浑身一震,脸色煞白。 后面的话,她再也听不进去了。 这个声音她无比熟悉,正是她的亲生父亲! 一瞬间,她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! 而面前男人无声的冷笑,更像是刀子一样剜着姜娴的自尊心,一片一片,削成了泥。 “你也别怪你爸,你哥所有的钱都投在了这里,如果搞砸了,你哥就会破产。”顾司洲的语气轻描淡写到了一种近乎恶劣的地步,“原本他的工程招标已经十拿九稳了,可是刚才你这一个巴掌甩下来……我忽然很想看你哥破产。” “顾司洲……”姜娴痛苦地摇头,反手抓住了他的衣袖,“你不能这么做!我侄子还在上学,你见过他的,你还夸他很有天赋不是吗?他那么崇拜你喜欢你……” 哥哥儿子,他的小侄子丁丁,因为脑发育不足,一直在做康复训练。 两年前,顾司洲还给他买了许多昂贵的乐高玩具,孩子废寝忘食地拼了好几天,拿着微不足道的成果登门拜访,非要给顾司洲看,姜娴原以为他会不屑一顾,可他却认真地点评,夸了他好几句。 从那以后,丁丁就在心里记住了他。0 现在孩子的情况逐渐好转,正是紧要关头,他怎么能狠心对他们一家下手? “你是说那个傻子?”顾司洲吐字十分刻薄,“姜娴,你不会真以为我是做慈善的吧?是,他们确实没有得罪我,谁让你得罪我了呢?” “我本来确实打算和你一笔勾销,可你不知廉耻,非要和顾凌云扯上一腿!既然这样,你就去求求床上这个残废,看看他能不能醒过来救救你们一家!” 说完,他当着姜娴的面打了一通电话:“西地招标的事,按我的话放下去——给谁都不准给姜辰!” 姜娴捂着腹部,分不清是哪里在痛,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,痛得冷汗直流。 “不……顾司洲,我没、没有……你不要这样……” 她的脸色越来越白,眼前也一阵晕眩。 顾司洲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终于觉得心头畅快了。 那是一口积压了几个月的恶气—— 几个月前,他被顾凌云这个残废算计,九死一生。 从手术台上下来,一睁眼看到的却是哭成泪人儿的云嫣。她双眼红肿着,一遍一遍地说着:“司洲,幸好你醒了,没有你我可怎么办……” 而姜娴呢?这个他名义上的“妻子”、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呢? 自始至终没来病房看过他一眼。 两周后,顾司洲痊愈出院,本该第一时间杀回老宅找顾凌云算账,可是行车过半,却忽然让司机掉头回了家。 他想看看,自己两周没有回家,姜娴在做什么? 她是没有听说他受伤了,还是有其他的事情? 顾司洲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自己在心里替她找一堆借口。结果回到家,女人照常在家里浇花种草,见到他时,甚至还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:“司洲,你出院了?” 他忍了忍,没忍住,还是问了:“你知道我住院了?” “知道啊。” ——知道你一次都没来看过我? 男人眉头紧皱,质问的话到了唇齿边,打了个圈又咽下去。 “你回来的正好,爷爷打电话来说,你弟弟顾凌云不知怎么突然病情恶化,瘫痪面积增大,很有可能要变成植物人了……他让我们尽快回老宅看看……” 顾司洲震愕地眯起眼眸,心思全然被这个重磅消息牵引住,没有再深究姜娴脸上的不自然。 现在想想,她那时候,大概正在为顾凌云的病情心疼不已吧! 顾司洲冷笑一声,心底的戾气愈发浓烈的翻涌上来,他扯着姜娴的衣领,近乎低喝道:“姜娴,今天的事只是给你一个教训。如果你想让你肚子里这个野种平平安安的生下来,就别再踏足这里。再让我发现你偷偷摸摸来见顾凌云——” 他威胁的话没说完,眼前面色苍白的女人忽然向前栽倒下去。 他下意识地,伸手去接她,却摸到了一手的血。 第十一章 她一直念叨着您的名字 医院里。 护士小跑着推来了转运床,把昏迷不醒的姜娴推进了手术室。 云嫣也闻讯赶来,关切地询问:“司洲,姜娴平时身体就不好吗?我前两天看她状态还挺好的,怎么说病就病了呢?” 经她这么一提,顾司洲突然想起来,姜娴的身体素质向来很好,家里至今还摆着她大学时期参加运动会的优胜奖状!她确实不可能无端生病! 那她装病的理由也很明显了,想装可怜,逼他放过姜家! 顾司洲寒声一笑,冷眼看着医生进了急诊室。 过了没一会儿,护士却拿着一份报告跑了出来,“病人的家属还没到吗?” 顾司洲面无表情道:“要签什么字,我是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。” 谁料护士却着急地摇了摇头:“病人血压掉得厉害,急需输血!我刚才打电话联系了她的家人,应该也快到了吧?” “输血?”顾司洲不悦地蹙眉,眼底带着浓浓地质问与不耐,“医院里没有血库?” 护士摊开手里的血检报告,“病人是稀有血型,我们血库不够,只能寄希望于她的家人了。” 顾司洲接过报告,一扫上面的内容,微微眯起了长眸。 姜娴的血型,竟然和他一样,这……是巧合? “既然您是她的丈夫,那也测一下,看看能不能匹配吧!万一能救人呢?” “麻烦。”6 云嫣见顾司洲虽然冷漠地嗤了一句,手里却将袖管卷了起来,暗自咬牙。 她想了想,温柔出声道:“那我也去测一下看看能不能帮忙。再这样耽误下去,就算大人保住了,孩子也会掉的……毕竟是你弟弟唯一的血脉,老爷子又这么看重。” 她这话一出口,果不其然,男人的眉眼再度阴沉下来。 他的手掌猛地攥成了拳,“不过一个野种而已,掉就掉了,不救也罢!” 是啊,他怎么忘了,姜娴肚子里怀的可是顾凌云那个残废的种。 他居然还想要救她?! 护士急了:“不救孩子,那大人呢?大人也需要输血!她有很严重的贫血,怀孕之前都没检查过吗?这样下去会要命的!” 贫血?顾司洲眉头一蹙,看向了一旁的助理,助理会意,忙不迭地转身离开。 护士继续道:“病人在急救室里一直念叨着您,您怎么能见死不救呢?” 不知是护士哪句话起了作用,还是顾司洲终于厌烦了她的催促,最终还是沉着脸走进了抽血室。 没想到这都拦不住顾司洲!云嫣正在气恼,忽然注意到护士在验血的档案上写下了“顾凌云”三个字。 她怔了怔,明白了什么,嘴角泄露出一丝狠毒的笑意。 “护士小姐,你把名字写错了。”云嫣故意大声说着,吸引来顾司洲的注意力,“这位顾先生名字叫顾司洲,不是顾凌云。” 一听到顾凌云的名字,顾司洲立马大步走来,眼里卷起狠戾的风暴,质问护士道:“你在写什么?!” 护士吓得不轻:“你……你不叫顾凌云吗?” 云嫣奇怪地问:“你为什么以为他叫顾凌云,谁告诉你的?” 眼看着男人的俊脸上蒙了一层厚重的阴霾,杀意近乎化为实质,护士连连摇头:“对、对不起我不知道……病人刚才意识模糊地一直念叨着这个名字,我……我才以为……” “她一直念叨着顾凌云?”顾司洲眸间划过极深的讽刺,眉峰陡然变得凌厉。 护士颤抖着点了点头。 顾司洲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快烧起来了,恨不得现在冲进手术室里掐死那个女人! “呵,好!真好!好得很!” 姜娴——你真是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! 云嫣装作没看出他的怒火,连声感叹道:“姜娴也真是不容易。今天是她母亲头七,我还奇怪她怎么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去找你弟弟了,想必她也有很多委屈想要跟顾凌云倾诉吧。司洲,我们一定要救她,成全这对苦命鸳鸯好不好?……哎!司洲、司洲你去哪?你不给她献血了吗?” 护士也起身:“顾先生!快要来不及了,这是救她最后的机会了!” “滚开!” 彻底被激怒的男人甩开了一切阻拦,朝外走去! 他语气狠戾地道:“我巴不得姜娴那个贱人死在手术台上!给她献血,除非我死了!”
站長聲明:以上關於【姜娴顾司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娴顾司洲(姜娴顾司洲)全文阅读-體育活動】的內容是由各互聯網用戶貢獻並自行上傳的,我們新聞網站並不擁有所有權的故也不會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您發現具有涉嫌版權及其它版權的內容,歡迎發送至:1@qq.com 進行相關的舉報,本站人員會在2~3個工作日內親自聯繫您,一經查實我們將立刻刪除相關的涉嫌侵權內容。